新闻资讯

五粮液叫板洋酒 发力酒吧KTV夜场消费渠道

  酒吧是许多年轻人放松休闲的消费场所,酒的消费量巨大,但过去白酒企业很少关注这个舶来品,但眼下情况有所不同了,为获得年轻人的芳心,不仅青岛啤酒600600股吧)在布局酒吧渠道,白酒行业巨头五粮液000858股吧)近日也表示将大力开发包括酒吧在内的夜场消费渠道。

  6月3日,五粮液集团董事长唐桥四川新生代酒品战略启动仪式上表示,当前白酒正面临着“老龄化”难题,只有年长的消费者才愿意在餐桌上饮用,而80后90后等“新生代”消费群体只愿意到酒吧、KTV等夜场里去消费洋酒。对于这一广阔的消费市场,白酒企业不应该视而不见。

  资料显示,包括酒吧、KTV等在内的夜场酒年销售规模达3000亿元以上。因此,面对巨大的市场容量,白酒企业很难不动心。

  五粮液仙林果酒责任公司董事长李小波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酒吧过去是洋酒、啤酒的天下,国内白酒企业很少在此布局,而当前酒吧是年轻消费者比较喜欢的一个消费场所,市场容量比较大。作为白酒行业龙头企业,五粮液应该在酒吧等夜场市场上打造出中国自己的品牌,从而满足年轻消费群体的消费需求,不能让洋酒一直占据着这一巨大的消费市场。

  

  “五粮液进军夜场消费渠道,一方面是因为随着时代的发展,夜场消费已经成为年轻人喜爱的生活方式,消费群体在不断扩大,市场消费量不可估量;另一方面,当前夜场消费渠道被大量假冒伪劣洋酒充斥着。因此,不管是从企业自身的长远发展考虑,还是从夜场市场的需求来说,公司都应该重视这一市场。”五粮液内部人士进一步分析称。

  确实,从五粮液自身层面说,虽然自去年以来该公司的业绩出现了好转,其中今年第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长31.03%,为88.26亿元,比茅台600519股吧)营收同比增速16.91%还要高。但五粮液的增长更多的是中低端价位酒拉动的,拿2015年年报举例说,虽然营收同比增长3.08%至216.59亿元,但高价位酒同比却下降0.76%至155.07亿元。这意味着,从五粮液自身的长远发展看,其需要抓住年轻消费群体的消费需求。

  当天为了能够探索出一条白酒进军夜场消费市场的新道路,五粮液召集了成都50多家知名酒吧负责人,并与对方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准备发力进军夜场消费渠道。据李小波介绍,经过五六年的摸索和试验,目前五粮液已经进入成都、广西贵州福建等地的夜场消费渠道,仅今年在成都就布局了200多家夜场。

  李小波透露,今年该公司重新调整了品牌定位,梳理了全线产品,主要选择了一些适合夜场渠道消费的产品。和五粮液传统白酒相比,这些酒最大的不同是,符合年轻消费者的消费需求,产品定位大众,具有适合调配、度数低的特点。

  据了解,本次五粮液选择进军夜场渠道销售的产品分四大系列,分别为10度左右的亚洲红石榴果露酒系列、15度的冰爆草本植物酒系列、5度到8度的菲洛米娜预调酒系列以及40度到60度的巴适新型白酒系列。

  而在经销商的选择上,据李小波介绍,目前五粮液采取与经销商携手共同布局的策略,主要选择在夜场渠道上有优势的经销商。

  但过往夜场渠道主要是洋酒的天下,白酒作为后入局者能获得消费者的青睐吗?李小波表示,经过反复试制,五粮液新型白酒无论是直接饮用还是调配鸡尾酒,都完全可以替代伏特加、威士忌等洋酒。当前五粮液在夜场的增速就可以证明,公司在夜场的销售额增速达到了20%到30%。

  而为了扩大五粮液在夜场的影响力,李小波透露,接下来该公司会加大投入力度做专场,在选择投入时,该公司会根据酒吧的规模以及生意的好坏来决定投入金额的大小。

  虽然五粮液对夜场消费渠道信心很足,但是长久以来白酒没能在夜场消费渠道立足,如今该市场已经被洋酒所垄断,五粮液想要切出一部分市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了要在产品上进行创新,多推符合年轻消费者口味的产品外,还要与洋酒品牌进行直面竞争。

  此外,不同于其他渠道,夜场渠道有自身的特殊性,五粮液在这一渠道上能不能立足也将考验公司的运营能力。

  水果白酒生产装置,特征是:破碎机、混料机、果浆泵依次相连通后与发酵罐内腔相连通,发酵罐内腔通过酒母泵与酒母活化罐相连通,发酵罐的内腔底端和上端通过循环泵相连通,并通过浓浆泵与三级蒸馏塔的塔釜内腔相连通,一级蒸馏塔的塔釜与三级蒸馏塔的塔节、二级蒸馏塔的塔釜与一级蒸馏塔的塔节、三级蒸馏塔的塔釜与二级蒸馏塔的塔节相连通。不仅结构简单,且生产出的水果酒既具有粮食白酒的特点又具有天然水果香型和营养成分。 低度白酒勾兑均化装置

  此外,徐亚兵提出,2012年8月20日,中国酒业协会公布了《关于白酒产品塑化剂有关问题的说明》,而国家食药局采取了哪些措施确保白酒中含塑化剂不对人体造成伤害?是否据此对白酒产品进行排查,并公告下架问题白酒?

  直到4个月前的一天清晨(你没有看错,就是tmd那么久之前,你说我的拖延症还有治吗?),我收到一个独家采访这位阿根廷葡萄酒皇帝的邀请,心情突然忐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