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茅台通报并处罚了12家存在违规行为的经销商;

  一年多以来,关于茅台前“领头人”袁仁国命运的传言一度甚嚣尘上。现在,一切尘埃落定。

  5月22日,据贵州省纪委监委消息,经中共贵州省委批准,贵州省纪委监委对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原副书记、原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600519.SH)原董事长袁仁国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在贵州省纪委监委通报中,袁仁国在职期间存在大搞权权、权钱、权色和钱色交易,不仅将茅台经营权作为利益交换工具,进行政治攀附,还大搞“家族式腐败”,非法收受他人财物等行为。贵州省纪委监委决定给予袁仁国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去年4月的博鳌论坛上,彼时正志得意满的袁仁国曾豪言“茅台离伟大企业的距离越来越近。”但在场的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对此直言:“自己说自己很伟大的,往往过不了几年声音都没了,甚至自己都不知道哪去了。”

  刘永好的评论一语成谶。现在,曾带领茅台成为“白酒之王”的袁仁国,已彻底告别了他的茅台帝国。

  现年63岁的袁仁国从1975年开始进入茅台,干过了包括制酒工、办公室秘书、车间主任、支部书记、厂长助理在内的多个岗位,也被称为继周高廉、邹开良、季克良之后对茅台发展产生重大影响的第四代当家人。

  “勤奋、有干劲、有闯劲”,这是袁仁国的前任季克良对他的评价。而且不可否认,贵州茅台的崛起与袁仁国的掌舵密不可分。

  在袁仁国入主之前,贵州茅台虽有“国酒”之名,但在经营效益方面乏善可陈。与当时主要竞争对手五粮液相比,茅台酒在产量、销售额、增长速度、产品售价和市场占有率上均落于下风。

  2000年,袁仁国走马上任贵州茅台总经理时,茅台的营仅收为区区16.18亿元,不及五粮液的三分之一,而且只有53度飞天茅台一个品牌,每瓶酒售价200元(人民币,下同)左右,比五粮液要低几十元。

  他上任后,茅台酒厂开始转轨改制,打破了计划经济时代白酒统一由省糖酒公司销售的惯例,将茅台酒推向市场。2001年,贵州茅台登陆资本市场。

  在袁仁国的掌舵下,贵州茅台在聚焦飞天茅台的基础上,大力开发系列酒,公司收入大幅增加。2008年,贵州茅台的营业收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82.42亿元和37.99亿元,超过同期五粮液的79.33亿元和18.11亿元,正式成为国内第一白酒品牌。2010年,茅台营收突破百亿,一瓶53度飞天茅台超过千元的售价,让茅台迈入奢侈品行列。

  随着茅台业绩的稳步提升,公司股价接连上涨,甚至突破1000元大关,成为两市第一高价股,万亿市值成为常态。2017年4月,贵州茅台市值超过了全球第一酒企帝亚吉欧,问鼎全球白酒企业的头名。

  袁仁国一方面对市场强调茅台酒的稀缺性,称茅台在5万吨产能之上不会有大幅增长,另一方面又制定了“133战略”,即打造1个世界级核心品牌(茅台)、3个战略品牌(华茅、王茅、赖茅)和3个重点品牌(汉酱、仁酒、王子),从而形成茅台品牌集群。

  同时,袁仁国还要求销售部门以商场、超市和酒店作为主要阵地,建立起以专卖店为主的渠道结构和销售模式,同时巩固与经销商之前的长期合作。这一举措在此后相当长的时间里支撑着茅台酒的发展。

  有广州的茅台经销商告诉时代财经,袁仁国曾要求他们必须要开通微博,“每天宣传茅台”,对于在网络上攻击茅台的声音也要予以反击。该经销商称,袁仁国将经销商是否执行此类要求作为重要的考核依据。

  袁仁国不止是位白酒“专家”,他的其他兴趣也极为广泛。袁仁国曾写下包括《最美茅台》、《茅台论道》在内的多部书籍,以及关于茅台的120篇学术论文。

  此外,袁仁国还有一个“最牛记者”的称号。从2009年到2012年,袁仁国一直违规持有记者证。2012年中国记者网公告栏《关于持记者证人员名单的公示》称:“经初步核实,消费日报社通过报送虚假材料,违规为企业人员袁仁国申领新闻记者证,并连续多年违规为其办理年检手续。”

  2018年4月,袁仁国带队前往英国,访问全球性酒业公司帝亚吉欧,希望借助其渠道优势,帮助茅台打开海外市场。

  随后,在2018年5月6日,这位茅台的领头人突然间结束了自己在茅台的生涯。

  当天深夜,茅台集团紧急召开干部大会,本已计划前往澳大利亚考察的袁仁国也被要求参会。紧接着,茅台方面就传出了人事变动的消息:袁仁国不再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及董事会等相关职务,茅台的指挥棒由此前的“二把手”李保芳接替。

  在当时的公告中,贵州茅台并未说明袁仁国去职的具体原因。但此后据《第一财经》报道,袁仁国从茅台集团离任即被有关部门以“谈话”的形式找去进行调查,主要调查方向包括其与多家经销商的利益往来,以及与贵州省某位落马领导相关的问题。

  与此同时,在袁仁国去职后,其在茅台多年的痕迹也被快速抹除。多位接近茅台的人士告诉时代财经,现在茅台厂区内的领导人照片墙上已经没有了袁仁国的介绍。而酒厂正门两侧的白酒文化墙上,曾刻有两座名为《醉美茅台》和《红色茅台》的书本雕塑,两本书的作者都是袁仁国,在其离任后,两座雕塑也被取代。

  在众多经销商的口中,袁仁国被描述成隐士一般,除了经销商大会等重要场合,外界很少有见他的机会。

  “和现任老大(李保芳)不一样,袁仁国不大愿意和投资者、经销商做太多的交流。”不过,“行事有魄力,一手打通了茅台的市场化销售渠道,懂市场也懂营销”,有茅台经销商这样评价袁仁国。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2013年政府反腐力度加大,“三公”支出骤减,茅台的销量也因此受到了巨大了冲击。但与其他酒企通过降价保住销量求生的做法不同,为维护茅台酒的高端形象,袁仁国从不允许经销商对茅台酒降价销售,并公开表示“经销商必须保住茅台的价格,谁降价就取缔谁。”

  然而,带领茅台走上“神坛”的袁仁国,其华丽履历的背后,却隐藏着晦暗的另一面。

  在任期间,袁仁国与各地糖酒公司关系密切,并在全国建立了庞大的经销商网络,使经销商与茅台的利益紧密相连。这一策略能让经销商与茅台公司深度绑定,刺激经销商销售茅台酒的意愿,但同时也埋下了隐患,导致经销商垄断茅台酒的销售渠道,使得茅台酒的终端售价一路飙升。

  如今的市场上,53度飞天茅台的市场指导价为1499元,但市面上一瓶难求。其实际售价早已超过2000元,甚至接近3000元。正是这样的巨大翻查,让茅台近些年来一直遭受巨大非议:消费者难以按照官方零售价买到茅台酒?那么茅台酒究竟卖向了哪里?

  多名接近茅台的人士告诉时代财经,袁仁国在任期间,一直存在违规批条的现象,导致茅台的经销体系逐渐失控。为了追求利润,大量经销商囤积居奇,炒作茅台,最终导致茅台价格失控,水涨船高的局面一直持续。

  茅台酒飞涨的价格让参与茅台酒经营的各色人等获利颇丰。从2018年8月开始,贵州省开展干部违规参与茅台酒经营问题的自查,多名当地干部因收受茅台酒、转卖茅台酒批条获利被查。

  此前落马的贵州省原副省长王晓光被指与袁仁国“关系紧密”。根据《财经》和《财新》等媒体的报道,王晓光涉嫌受贿、贪污、内幕交易,从事营利活动并获取巨额利益的同时,还涉及茅台酒经营问题。

  《财新》在报道中引述部分知情人士的说法称,袁仁国与已落马的甘肃省前省委书记王三运、贵州省前副省长王晓光之间存在着利益关系。袁仁国甚至还曾为王晓光介绍过一名情妇。

  2016年3月,贵州省纪委对中国贵州茅台集团原党委委员、贵州茅台原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谭定华严重违纪案进行调查。据查,2006年至2015年,谭定华利用职务便利,违规帮助10多家公司取得茅台集团经销商、供应商资格,收受财物3460多万元以及200克金条一根。

  根据官方资料,袁仁国在任期间,其所持股数表格部分为空白,2016年的年薪也仅为59.62万元,在众多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当中处在一个比较低的位置。

  讽刺的是,2016年,在名为《永远在路上》的一部反腐纪录片中,镜头里的袁仁国提到:“反腐对茅台来说是好事,让茅台成功由公务消费转向大众消费”。但实际上,他自己也早已倒在了茅台内部的腐败阴影中。

  2018年9月,曾任贵州盘江煤电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纪委书记的王焱当选贵州茅台党委委员、副书记、董事;11月,此前任职贵州省水库和生态移民局副局长的李静仁当选贵州茅台党委委员、副总经理和董事。

  2018年7月,贵州茅台宣布李贵胜因病不再担任贵州茅台副总经理职务;10月,杨建军志不再担任茅台集团总会计师职务;11月,王崇琳不再担任贵州茅台副总经理、茅台酒销售公司董事长,被调往贵州省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工作;

  此前,经销商对茅台酒的销售渠道垄断非常严重,而在业界看来,李保芳接手茅台,也正是“奉贵州省政府之命对茅台进行内整,斩断原有的利益链。”

  2018年5月,茅台通报并处罚了12家存在违规行为的经销商;11月,茅台又发布公告,宣布对营销团队的专项整治,主要针对营销人员在市场管理和服务中态度蛮横、服务效率低下等突出问题;12月,在茅台酒经销商大会上,有100多家经销商被取消资格。

  李保芳表示,茅台今后将重点扩大直销渠道,推进营销扁平化,进一步理顺和完善营销体系。

  迄今为止,茅台已经取消了476家茅台酒经销商的经销资格。两名广州的茅台经销商向时代财经透露,这些遭茅台取缔的,除了有在经营中存在违规的经销商之外,还有茅台内部人员或其亲属有关联的经销商,以及由茅台原领导违规“批条”获得资格的经销商。

  对销售渠道的调整,显示了茅台整肃内部架构决心。在这一过程当中,茅台也经历着阵痛。

  今年5月5日,茅台集团成立全资控股的营销公司一事被指涉嫌侵占控股公司的利益,引起了中小投资者的强烈不满。在部分经销商的资格被取缔后,客观上空出了新的茅台酒资源,而茅台集团成立营销公司,则有可能与上市公司争抢这一蛋糕。此后的三个交易日,贵州茅台股价大跌,市值蒸发了近千亿元。

  白酒分析师蔡学飞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集团公司直接接入股份公司的业务销售,确实存在着“争利”的情况,但集团公司的业务调整也有利于茅台核心资产的监管与直营系统的效果,长期来看是有利于茅台品牌回归正常价值,有利于品牌可持续发展的。

  时代财经发稿当日,贵州茅台收盘价861元/股,总市值为10816亿元,已超过贵州省2018年GDP的70%。